历史中的广州港是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,唐宋时期成为中国第一大港,明清时期成为中国唯一的对外贸易大港。当时全国各地的丝绸、陶瓷、茶叶、工艺品齐聚广东,远销欧洲、美洲、日本和朝鲜半岛、东南亚、南亚、西亚和澳洲。其中受海外市场青睐的外销瓷来自广东、福建、浙江和江西等窑口,源源不断地经海路销往全球各地,“海上丝绸之路”又被誉为“海上陶瓷之路”。当中的广彩(广州织金彩瓷的简称)是广州工匠将景德镇的白瓷按照西方人的审美习惯加彩烘烧而成,既有中国传统彩绘艺术风格,又吸收了欧美的艺术精华;既保存了中国传统纹饰,又创造性地采用了西方的历史故事、宗教题材、神话传说和风俗人情为图案加以装饰,是中西文化交流的结晶。

外销瓷在欧洲盛行的同时,19世纪中期,伴随着摄影术在欧洲比较广泛地应用后,许多摄影家利用它特有的纪实性,寻找创作上的新大陆。随着摄影术的传入,广州港也逐渐成为了摄影文化交流的前沿阵地。第一次鸦片战争刚刚结束的1844年,法国海关官员埃及尔(Jules Itier)便携带摄影器材来到中国,埃及尔住在十三行商馆区,他喜欢爬上商馆后座的屋顶,以更开阔的视野,自北向南进行拍摄。第二次鸦片战争后,西方摄影家获得了到中国境内任意旅行摄影的特权,也开始在广州、上海等地开设照相馆,或销售摄影耗材和照片。随着市场的扩大,一些中国人也开始尝试进入摄影领域,从画师转行的周森峰、张老秋、谢芬合资向外国士兵学习摄影技术后,分别在香港、广州、福州各自开设了照相馆。

现代的广州港随着城市的发展,区域不断扩大,沿珠江两岸至出海口依次分布着内港、黄埔、新沙、南沙港区,当中的历史港区、市区港区、新港区的客运、货运、娱乐、旅游、生活等功能也随之在变化。《漫游2000年后的广州港》一方面以广彩丰富的图像文化作为切入点,回溯广州港作为中西文化和商贸交流中心的历史,另一方面,我以摄影师的身份漫游在广州港历史港区、市区和自贸新区,纪录有着2000年历史的广州港在景观和功能上的转变,与早期中国摄影史中的广州港影像进行对比。

http://chenwenjun.net/files/gimgs/35_1_v4.jpg